辉酱

-今天辉酱这个辣鸡有文笔了嘛?
-下辈子再说。

APH伊双

北南冷死了,明明那么萌的一对兄弟……

《Triangle》北南伊

费里和罗维诺房间的床头柜上,都
摆着一只Triangle。
“笨蛋弟弟!快TM给老子起床!饭都凉了!”
“ve……哥哥……呼……”
“妈的快起来!非要老子揍你一顿是不是!”
“诶!哥哥我这就起来!ve……”

费里急忙穿好衣服,洗漱完之后,开始吃哥哥准备的意/大/利面。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眯起眼睛笑着对着罗维诺说:“呐呐哥哥,今天是七月六日哦~”
罗维诺看着自家弟弟一脸智障的样子,冷漠:“哦。”
“诶——难道哥哥不知道吗?那哥哥亲我一口好不好?”说到这,费里的眼睛亮晶晶的,有些许期待地望着比自己矮两厘米的哥哥。
罗维诺看着他那傻样,淡定的掏出手机:“费里,你终于疯了。我这就打给神经病院。”
“诶诶——哥哥不要啦!今天是接吻节哦!”是要和爱人接吻的节日哦。“小菊和阿尔都和他们的哥哥亲过了!QAQ难道哥哥讨厌我吗?”费里正说着,蜜糖色的眸子里仿佛就要溢出水来。
看见自家弟弟要哭了的样子,罗维诺慌了:“费里你个智障哭什么!老子又没说不行!”
费里抬起头来,满脸期待:“这么说哥哥同意啦?”
“怕了你了,同意了同意了,赶紧亲完滚……”

话还没说完,费里的唇便贴了上来。罗维诺的脸“轰”的一下红了,要滴血一样。费里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新的柠檬草味,罗维诺并不讨厌。但是这货为什么要亲嘴啊啊啊!老子的意思是亲脸啊啊!费里把舌伸了进来,使罗维诺几乎窒息。笨蛋弟弟笨蛋弟弟笨蛋弟弟!快滚开啊啊啊啊!罗维诺的呆毛炸了。
费里发现了,松开了自家哥哥,坏笑着:“看来哥哥很紧张呢~”
“你TM还有脸说!”也不看看是谁干的!
“哥哥别生气嘛。”哥哥生气的样子很可爱,我怕自己控制不住再吻上去呢。
“感觉吃完早饭给老子滚!”
“ve~是!哥哥!”费里微笑着说。
今天心情超好啊~嘿嘿~
正在厨房刷盘子的罗维诺此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如果忽视掉他微红的耳根的话。

费里和罗维诺房间的床头柜上,都摆着一只Triangle。

————————————
Triangle,是一种意大利娃娃,被称为缘分娃娃。据说得到它的人会遇到自己将爱的人。并永不分离。

大家好这里是辉酱。。。。
没有文笔的在下感到很绝望。。。什么时候来个大佬带在下飞啊啊啊。。
日常骗关注请无视。

《结婚·下》北南伊小段子

花亭。
“ve~哥哥你在这里啊!”少年软糯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罗维诺的呆毛立刻被吓到一样直了起来。

“混蛋弟弟你为什么在这啊岂可修!吓死老子了!”
“ve……哥哥……”

“干什么!老子告诉你撒娇是没用的!”

但事实证明这非常有用。

“所以说混蛋弟弟你来干什么!赶紧去准备接新娘!不要管老子!”罗维诺的语气软了一点。

“ve~不用了哥哥!”

“哈?你小子跟老子开玩笑呢?”

“因为——————”

费里拖长了声音,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束洁白的雏菊。

“我的新娘子——就在这里。”

“什么?”罗维诺听了,朝四周看了看,这里除了他们两个没有别人。

“别跟老子开玩笑,快滚!”

“我不是开玩笑,哥哥。”费里甜甜地笑着。“哥哥……你愿意……嫁给我吗?”

哥哥在某个方面意外的迟钝呢。

“?!卧槽?费里你TM疯了?快TM给老子清醒过来!”罗维诺一点也不知道自己的脸现在红的像一个番茄。

“不,哥哥,我很清醒。我再说一遍,我想娶你。”费里异常认真地说道。

罗维诺从没有见过这么认真的弟弟。

“费里你TM让老子……唔!”

费里的唇贴了上来,罗维诺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身边缭绕着的,全是费里的气息,似乎是清新的小雏菊。他想要挣扎,但是推不开费里,只得任他摆布。费里的舌伸了进来,勾着他的舌尖起舞。不……自己要沦陷进去了……
过了许久,在罗维诺快要窒息时,费里放开了他。

“哥哥,我就当你默认了哦~ve~”

“还有啊,哥哥,接吻的时候要用鼻子呼吸哦!”

“滚蛋……”
——————END——————大家好啊这里是把文笔和节操都拿去喂二肥的辉酱!终于把这篇更完了感觉一点都不好。。。。感觉自己写的好烂。。。至于为什么是小雏菊。。。。因为小雏菊是意/大/利的国花啦~日常求关注请无视~

对了!在下最近在扩列,企鹅号:2034761790

欢迎勾搭~

鹤一期的二十六个字母·3

Obituary(死亡的)

“一~期~ 诶?真是的!手又是冰凉的,要知道爱护自己啊!真是的!我会心疼的!”

鹤丸国永把身边人儿的手放到怀里暖着,这样说道。

是啊,我,会心疼的。



Pachyderm(皮厚的动物/厚脸皮的人)

“呐呐,一期,去赏花吧!”

“一期一期,看看这个!哈哈,很有趣吧?”

“一期,试试这个!噗哈!”

鹤丸先生每天都来纠缠一期哥,真是......厚脸皮啊。

粟田口们这样想。



Quiet(安静,平静的)

总感觉一期总是安安静静的呢......

现在好像更安静了。



Run(跑)

“一期,跑!快跑!不要回头!往前跑!”

一期疯狂地向前方唯一的光点跑过去,后面,黑发红眸的少年追赶着他。

为什么呢?明明这么像,明明这么像啊!

为什么?那个少年杀死了鹤丸!

“一期,跑啊!”

不,这不是真的!

“我是他,也不是他哦~一~期~”

“但是,”

“他爱你,我也爱你哦~”

“不要跑啊~”

“啊,抓到你了哦~”

“唔!”

“啪嗒"



Saintly(圣洁的)

”唔......“

”啊!“

”斯......“

一期是圣洁的,但现在不是了。



Tape(捆)

一期无论什么时候都很好看呢!

无论是做饭,内番,出阵都是。

就算被捆着也是。



Umbrella(伞)

”一期!下雨了!“

”是啊。“

”一起打伞吧!“

"诶...诶!不用劳烦鹤丸君了!”

“有什么关系嘛!你没带伞对吧?”

“是的...”

“那我送你回家吧!”

“这...那么麻烦鹤丸君了...”




大家好这里是依然不知道文笔是什么的辉酱~

最近在下在疯狂补作业中,手机被没收了,这一篇在下是冒着生命危险用电脑打的,不知道效果怎么样,若是出了什么错误,请多多谅解。 /鞠躬

关于在下的文,读者姥爷们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去读~也就是说,关于到底是玻璃渣,糖还是肉,全看您自己的理解~比如Saintly中,到底是鹤球在虐待一期还是不可描述,全看您自己的。

好哒辉酱就说到这里啦~读者姥爷们别忘了关注在下哦~(请自动无视)

鹤一期的二十六个字母·2

Hairdo(发型)
鹤丸今天把头发束起来了,
用草莓形状的发饰。


illness(病,疾病)
今天又咳出了不少花朵。洁白的草莓花。
是吐花症。
心爱之人的吻……是吗……


Jocund(快乐的)
我心目中的鹤丸先生,一直都在笑着,非常快乐。
现在……为什么要哭呢?
啊啊……弟弟们就拜托您了……
请一定,一定要快乐啊……
一定不要因为我而悲伤啊……


Keepsake(纪念品)
一期带给我的纪念品呢……
嘿嘿,说明他心里还是有我的!
那么以后我就不是单恋啦!
快拆开看看~
额……全是草莓样子的东西……
这个……好像是一百八十多年前流行的东西诶!
据主上说……好像是叫……
情人巧克力?


Lethargac(嗜睡)
一期睡着的样子很可爱呢……
好想咬一口啊……
诶……诶!不行不行!他已经睡了好多天了!我要叫醒他!
“喂!一期!起来了哦?”
“一~期!”
“一期?”
睁开眼睛啊?


Madman/Madness(疯子/疯狂的行为)
“一期~走了走了,出阵去了!”
“一期……帮我内番吧!”
“哇!哈哈哈!怎么样!吓到了吧一期!”
和泉守和堀川走了过去。
“国广,一期已经在前几天的……”
“兼桑,走啦!”
不,一期还在这里哦。
“啪嗒”



Nakedness(裸,赤裸)
啊啊,睡不着啊!
干脆去找一期吧!
诶……不在房间里吗……
会在哪呢……
不知不觉走到了浴室门口。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搞点事吧!
“刷”
“一……期?啊啊啊啊啊对不起我什么也没看见!”
如果忽视掉鼻子上的血迹,倒还可信。
“鹤丸先生?大家都是男人,怕什么?要来一起泡吗?”
也是哦。
“好啊!”
一期,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






依然是短小而不精悍的在下啊…………各位凑合着看吧qwq……视角乱的一批,请原谅……
另外……弱弱地求个关注……(请无视)
—————来自文笔被吃了的辉酱

鹤一期的二十六个字母·1

Abhor(痛恨)
“鹤丸……国永……我……恨你啊……我……好恨好恨你啊……!”
没关系的哦,一期。只要我爱你就够了不是吗?


Baggage(行李)
唔……鹤丸先生的行李……都有些什么呢?看一看也没关系吧?
……………
唔哇!////////


Cake(蛋糕)
可爱的草莓蛋糕,真是美味啊~
嘛嘛,毕竟是一期做出来的,不管怎么样都很好吃啊~


Dagger(匕首)
温热的血液顺着冰冷的刀身流到了地上。
“啪嗒”
“一期,我爱你啊。”鹤丸凑到了他的耳边,“爱到……想杀死你。”


Equable(性情温和的)
一期的性格感觉好温和呢。
对待任何人都彬彬有礼的。
不过,因为这样,感觉有点不好接近啊,某种意义上。


Falchion(刀、剑)
我们是刀剑。
之前是没有思想与感情的。
但是被召唤到这里后,
不知为何萌发了一种被称作“爱”的情绪。


Girlfriend(女朋友)
每次和鹤丸出去吃饭遇到熟人时,他就会搂着我,说一句“这是我女朋友。”





依然是短小而不精悍的在下啊……下面的应该……快了……吧?

《结婚·中》北南伊小段子~

人物ooc

————————
费里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坐在一把靠窗椅子上。从窗子那里透过的阳光洒落在他身上,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似乎变成金色的了。

岂可修……想不到这货还……还有那么一点点帅啊……只有一点点!坐在对面的罗维诺这样想道。不知道自己那个混蛋弟弟未来的妻子是什么样的人呢……

心脏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压着,压得罗维诺喘不过气来。

算了,出去透透气吧。

————————————

“呦~小费里~今天看上去很帅哦~不过和哥哥我比起来还是有一点距离的~”

“ve?!弗朗哥哥……”

“腐烂你吓到小费里了!”

“什么呀你这番茄怪物!还有腐烂是什么鬼啊!哥哥我可是很优(hen)雅(tai)的!”

费里看着眼前快要扭打起来的两人,叹了口气。他下意识地看向哥哥,结果发现罗维诺不见了。

“ve,弗朗哥哥,安东哥哥,你们看见哥哥了吗?”

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听到这话时,同时转过头来,

“罗维诺?哥哥我刚刚看见他向花亭那里走了。”

“俺觉得罗马诺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呢……”

“ve,这样啊!那我去找哥哥啦~弗朗哥哥,安东哥哥,回见!”

ve~不愧是哥哥,真是会挑地方呢~

“等一下啊小费里!俺和你一起去!”

“没关系的安东哥哥!我一个人去就好哦!”

安东哥哥不能去哦~要不然就会把计划毁掉的!

“好吧……但是小费里最好不要惹罗马诺哦,他生起气来很可怕的!”

噗……哥哥生气时应该很可爱吧?

“嗯!”


————TBC



依然是文笔被二肥吃了的在下啊……
怎么感觉意呆黑了……
不过你们要相信意呆是白的!
/滑稽

《结婚·上》北南伊小段子~

费里要结婚了。
对,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要结婚了!
那个费里西安诺!结婚!
哦!上帝!

他的哥哥罗维诺·瓦尔加斯听到后的脸色……有点奇怪。

怎么说呢……是一种既高兴又惊讶,还有一点点……生气的样子。

至于原因嘛……谁知道呢!


“可恶……费里那个混蛋!交了女朋友也不告诉老子一声!到时候看老子不neng死他!岂可修!”

可是,有点难过。

…………………

最近,费里为了婚礼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似乎完全遗忘了罗维诺的存在。

“岂可修!婚礼有那么重要吗!(婚礼有老子重要吗)可恶!老子一定要狠狠地拽他的呆毛岂可修!”

——————

此时费里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啊嘞?难道是感冒了吗?还是哥哥想我了?”

“算了,”费里看着洁白的教堂,轻笑了起来,眼底满是温柔。“不知道他满不满意呢……”

————————


好了超级短小……文笔?那是什么?能吃嘛?

关于(chao)作业~

冲田组
“喂!清光!把我的作业还给我!”

“啊哈哈哈哈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把(rang)作(ni)业(hei)还(hei)你(hei)哈哈哈哈!”(清光你变了)

“首落死吧你!”

土方组
“国广!那个……作业给我……借鉴一下!”

“不行哦兼桑,作业要自己做的!”

“可恶……国广你叛变了!”

“对不住啦兼桑……”

长蜂
“切,赝品!作业拿来!”

“是,是。”

“你那种语气是什么意思啊赝品!”

“好了大少爷我又怎么惹你了?”

“………看见你我就来气!”

浦乱
“浦~岛,作业借我看看啦~”

“诶?可这是不允……”

“好啦就给我看一眼嘛~”

“那……好吧……/////////”

烛压切

“呐呐,长谷部君的作业借我看一看吧!”

“不行!”

……………

“抢到啦哈哈哈哈哈哈!”

“你——这——家——伙——啊!”

鹤一期
“………………嘿!一期!”

“呜哇!鹤丸君?”

“哈哈哈哈吓到了吧!不过我是来说正事的(正事?)!那个……麻烦作业给我……看一眼……吧?

“那可不行鹤丸君!我们是学生,学生最重要的是学习balabalabala……”

“啊~啊,一期又开始啦~干脆直接拿走吧~”




写的烂求轻喷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