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酱

-今天辉酱这个辣鸡有文笔了嘛?
-下辈子再说。

杰克: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干的

萌新改图……惨不忍睹QAQ求轻喷QAQ

私心杰佣(虽然看不出来)【小声bb】

cp观成谜……另外我jio的应该心疼一下我心中的冒险家……对不住了大兄dei……但是我……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APH伊双

北南冷死了,明明那么萌的一对兄弟……

《关于亲子分の各种脑洞》

一.亲分=海盗
罗维诺今天亲眼见到了平时对他温柔的不得了的安东尼奥残忍的一面。
他面不改色地把一个背叛他的船员踢下了海,甚至在那个船员满脸惊恐地用手扒住船沿时踩了那船员一脚。罗维诺确信他听到了骨头折断的声音。“安、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回过头来,见是罗维诺,温柔地笑了起来。
“呀,罗马诺,怎么了吗?肚子饿了吗?”“没、没有。”罗维诺不敢看着安东尼奥的眼睛。“那个、安东尼奥,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背叛了你,那你会这样对我吗?”
安东尼奥怔了一下,继而微笑起来。
“怎么会呢?我亲爱的小番茄。”安东尼奥牵起罗维诺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如果你背叛了亲分,说明亲分对你不够好,所以亲分就对你更好啊。”
#论子分的脸是如何变成番茄的#

二.子分失忆
罗维诺最近很苦恼。
因为他总是被一个自称“亲分”的人缠上。
自己明明不认识他。
但是为什么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嘛嘛,应该是错觉……吧?
那个人总是说自己是“亲分”,还总是叫自己“罗马诺”,自己明明叫罗维诺。
算了,明天去问问看他的名字吧。

“喂,‘亲分’,你的真名叫什么?”
“亲分”正在给番茄浇水的手顿了一下。之后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望着罗维诺。
“诶?罗马诺你不知道?”
“不知道,还有不要叫我罗马诺,我叫罗维诺。”
“亲分”听到这里,笑了笑。不知道带有什么感情的笑。
“这样啊……”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亲分”站起来,向罗维诺伸出手。
“罗维诺先生,我叫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你可以叫我安东尼奥。今后请多多指教。”
之后,安东尼奥又扯出了一个笑容。似乎,有点苦涩的笑容。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三.宝石设(法英,红色出没)
“罗马诺,又碎了呐。居然碰到石头都能碎。”安东尼奥一脸无奈。
“可恶,不用你管!”罗维诺想要扭过头去,但是奈何动不了,只得闭上眼睛。
“那可不行呐,亲分还要修复你不是吗?”安东尼奥一边说着,一边往罗维诺身上涂着白粉。“来,试试看能不能正常活动。”
罗维诺曲了曲膝,发现没有异样,便从床上蹦下来,对着安东尼奥做鬼脸:“才不要你管呢!混蛋!”接着跑走了。
“罗马诺,等……”安东尼奥刚要叫住他,就发现他已经跑没影了。
“这孩子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弗兰西斯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是啊,话说腐烂你家小亚瑟还不想理你吗?”
“哦!不要和哥哥我提这个!你说哥哥我那里做的不好了?为什么小亚瑟不愿意理哥哥我?”弗朗西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我觉得应该是你太骚气了吧……”
“你说什么?哥哥我那叫浪漫!浪漫!懂不懂!”
正当两人闲(xiā)聊(chě)时,王耀和伊万还有费里又捧着罗维诺的碎片过来了。
“呃……罗马诺……啊啊,耀,伊万,费里,谢谢,帮大忙了。来,把罗马诺放到这里。”亲分指了指旁边的床,无奈地拿起刚用过的修复材料。
“安东尼奥,你家罗维诺莫名其妙地摔倒了阿鲁,之后……就碎了阿鲁。”王耀解释道。
“啊啊谢了耀,可以把树脂递给我吗?谢谢。罗马诺,说过多少次了,小心点,你太脆弱了,你为什么不听呢?”
“混蛋!不要你管!”瞪。
“……”
今天的罗维诺也一直在碎呢。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大家好这里是咸鱼的辉酱~
这是各种各样的脑洞聚集地,以后会继续更这种无良小产物的~请多多支持~
日常求关注请无视~

《Triangle》北南伊

费里和罗维诺房间的床头柜上,都
摆着一只Triangle。
“笨蛋弟弟!快TM给老子起床!饭都凉了!”
“ve……哥哥……呼……”
“妈的快起来!非要老子揍你一顿是不是!”
“诶!哥哥我这就起来!ve……”

费里急忙穿好衣服,洗漱完之后,开始吃哥哥准备的意/大/利面。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眯起眼睛笑着对着罗维诺说:“呐呐哥哥,今天是七月六日哦~”
罗维诺看着自家弟弟一脸智障的样子,冷漠:“哦。”
“诶——难道哥哥不知道吗?那哥哥亲我一口好不好?”说到这,费里的眼睛亮晶晶的,有些许期待地望着比自己矮两厘米的哥哥。
罗维诺看着他那傻样,淡定的掏出手机:“费里,你终于疯了。我这就打给神经病院。”
“诶诶——哥哥不要啦!今天是接吻节哦!”是要和爱人接吻的节日哦。“小菊和阿尔都和他们的哥哥亲过了!QAQ难道哥哥讨厌我吗?”费里正说着,蜜糖色的眸子里仿佛就要溢出水来。
看见自家弟弟要哭了的样子,罗维诺慌了:“费里你个智障哭什么!老子又没说不行!”
费里抬起头来,满脸期待:“这么说哥哥同意啦?”
“怕了你了,同意了同意了,赶紧亲完滚……”

话还没说完,费里的唇便贴了上来。罗维诺的脸“轰”的一下红了,要滴血一样。费里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新的柠檬草味,罗维诺并不讨厌。但是这货为什么要亲嘴啊啊啊!老子的意思是亲脸啊啊!费里把舌伸了进来,使罗维诺几乎窒息。笨蛋弟弟笨蛋弟弟笨蛋弟弟!快滚开啊啊啊啊!罗维诺的呆毛炸了。
费里发现了,松开了自家哥哥,坏笑着:“看来哥哥很紧张呢~”
“你TM还有脸说!”也不看看是谁干的!
“哥哥别生气嘛。”哥哥生气的样子很可爱,我怕自己控制不住再吻上去呢。
“感觉吃完早饭给老子滚!”
“ve~是!哥哥!”费里微笑着说。
今天心情超好啊~嘿嘿~
正在厨房刷盘子的罗维诺此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如果忽视掉他微红的耳根的话。

费里和罗维诺房间的床头柜上,都摆着一只Triangle。

————————————
Triangle,是一种意大利娃娃,被称为缘分娃娃。据说得到它的人会遇到自己将爱的人。并永不分离。

大家好这里是辉酱。。。。
没有文笔的在下感到很绝望。。。什么时候来个大佬带在下飞啊啊啊。。
日常骗关注请无视。

《说好的为人师表呢》主红色,好茶闺蜜向,副CP北南伊

★人物ooc

★历史老师露×语文老师耀=CP

★政治老师朝+语文老师耀+校长伊

+校长夫人(划)副校长罗维=闺蜜

★学生第一人称视角

★原创人物有



OK?Let's go! ————————————

哦,屏幕前的读者姥爷大家好啊,我是整篇故事的唯一主角,拿了剧本的奅辉。对,让我看下剧本……好的,接下来我要睡觉是吧……卧槽?陆仁你别抢我剧本啊!卧槽!疼!你干……dalao我错了,我马上认认真真地让这篇文进行下去!



好的我们重来————————————

谁都知道,在无聊的历史课上睡觉是最美好的事情。我这么想着。迷迷糊糊地睡着。



在讲台上的是我们的历史老师,一碗·不辣金丝鸡,不对,是伊万·拖拉机司机……不,其实他的名字叫伊万·布拉金斯基。其实他挺年轻的,还是个帅哥,他有着一头浅金色耀眼的头发,眸色是罕见的紫罗兰色,就是鼻子大了点……据说是个俄罗斯人,所以骨架特别大……中文说的特别好,有时让我怀疑到底谁是中国人。



“卧槽奅辉快起来!看看你右边!”



谁啊………我不耐烦地睁开眼,见是陆仁“卧槽陆仁你神经病吧……”我扭头看了一眼右侧的窗子,卧槽!老王你咋在这?老王,全名王耀,语文老师,是我们的老班。此时老王正似笑不笑地盯着我。



“啊哈哈,王老师下午好啊!哈哈哈……”



伊万不管睡觉,但是老王管啊!当你睡觉时,他会走到你面前,弯下腰,微笑着一直盯着你,直到你察觉到不对睁开眼睛。这时你会看到一张放大了的脸,吓得再也睡不着。



这倒不是说老王长得丑。实际上,他还长得,呃……挺漂亮的。一头柔顺的黑发,(不知用的是〇柔还是海〇丝)扎成马尾,后面似乎还有一根卷起的呆毛,眼睛挺大,眸子是棕色的,在阳光下是琥珀色的。皮肤比我们这些女生还白,好嫉妒啊qwq……



好了我们回到正题。



此时老王正盯着我,我尴尬极了。便转过身去假装认真听课。



当我再次看向老王时,他正看向讲台上的伊万。眼神那叫一个专注!



旁边的陆仁对我说,诶奅辉你看,老王和伊万像不像一对儿的?我严肃地说,怎么能意淫师长呢?这样是不对的!然后高高兴兴地和她讨论起了攻受的问题。









————————————



大家好这里是依然咸鱼没有文笔的辉酱!这一篇没什么好说的,就来求个关注~顺便企鹅号扩列~2034761790欢迎勾搭~

《结婚·下》北南伊小段子

花亭。
“ve~哥哥你在这里啊!”少年软糯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罗维诺的呆毛立刻被吓到一样直了起来。

“混蛋弟弟你为什么在这啊岂可修!吓死老子了!”
“ve……哥哥……”

“干什么!老子告诉你撒娇是没用的!”

但事实证明这非常有用。

“所以说混蛋弟弟你来干什么!赶紧去准备接新娘!不要管老子!”罗维诺的语气软了一点。

“ve~不用了哥哥!”

“哈?你小子跟老子开玩笑呢?”

“因为——————”

费里拖长了声音,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束洁白的雏菊。

“我的新娘子——就在这里。”

“什么?”罗维诺听了,朝四周看了看,这里除了他们两个没有别人。

“别跟老子开玩笑,快滚!”

“我不是开玩笑,哥哥。”费里甜甜地笑着。“哥哥……你愿意……嫁给我吗?”

哥哥在某个方面意外的迟钝呢。

“?!卧槽?费里你TM疯了?快TM给老子清醒过来!”罗维诺一点也不知道自己的脸现在红的像一个番茄。

“不,哥哥,我很清醒。我再说一遍,我想娶你。”费里异常认真地说道。

罗维诺从没有见过这么认真的弟弟。

“费里你TM让老子……唔!”

费里的唇贴了上来,罗维诺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身边缭绕着的,全是费里的气息,似乎是清新的小雏菊。他想要挣扎,但是推不开费里,只得任他摆布。费里的舌伸了进来,勾着他的舌尖起舞。不……自己要沦陷进去了……
过了许久,在罗维诺快要窒息时,费里放开了他。

“哥哥,我就当你默认了哦~ve~”

“还有啊,哥哥,接吻的时候要用鼻子呼吸哦!”

“滚蛋……”
——————END——————大家好啊这里是把文笔和节操都拿去喂二肥的辉酱!终于把这篇更完了感觉一点都不好。。。。感觉自己写的好烂。。。至于为什么是小雏菊。。。。因为小雏菊是意/大/利的国花啦~日常求关注请无视~

对了!在下最近在扩列,企鹅号:2034761790

欢迎勾搭~

鹤一期的二十六个字母·3

Obituary(死亡的)

“一~期~ 诶?真是的!手又是冰凉的,要知道爱护自己啊!真是的!我会心疼的!”

鹤丸国永把身边人儿的手放到怀里暖着,这样说道。

是啊,我,会心疼的。



Pachyderm(皮厚的动物/厚脸皮的人)

“呐呐,一期,去赏花吧!”

“一期一期,看看这个!哈哈,很有趣吧?”

“一期,试试这个!噗哈!”

鹤丸先生每天都来纠缠一期哥,真是......厚脸皮啊。

粟田口们这样想。



Quiet(安静,平静的)

总感觉一期总是安安静静的呢......

现在好像更安静了。



Run(跑)

“一期,跑!快跑!不要回头!往前跑!”

一期疯狂地向前方唯一的光点跑过去,后面,黑发红眸的少年追赶着他。

为什么呢?明明这么像,明明这么像啊!

为什么?那个少年杀死了鹤丸!

“一期,跑啊!”

不,这不是真的!

“我是他,也不是他哦~一~期~”

“但是,”

“他爱你,我也爱你哦~”

“不要跑啊~”

“啊,抓到你了哦~”

“唔!”

“啪嗒"



Saintly(圣洁的)

”唔......“

”啊!“

”斯......“

一期是圣洁的,但现在不是了。



Tape(捆)

一期无论什么时候都很好看呢!

无论是做饭,内番,出阵都是。

就算被捆着也是。



Umbrella(伞)

”一期!下雨了!“

”是啊。“

”一起打伞吧!“

"诶...诶!不用劳烦鹤丸君了!”

“有什么关系嘛!你没带伞对吧?”

“是的...”

“那我送你回家吧!”

“这...那么麻烦鹤丸君了...”




大家好这里是依然不知道文笔是什么的辉酱~

最近在下在疯狂补作业中,手机被没收了,这一篇在下是冒着生命危险用电脑打的,不知道效果怎么样,若是出了什么错误,请多多谅解。 /鞠躬

关于在下的文,读者姥爷们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去读~也就是说,关于到底是玻璃渣,糖还是肉,全看您自己的理解~比如Saintly中,到底是鹤球在虐待一期还是不可描述,全看您自己的。

好哒辉酱就说到这里啦~读者姥爷们别忘了关注在下哦~(请自动无视)

鹤一期的二十六个字母·2

Hairdo(发型)
鹤丸今天把头发束起来了,
用草莓形状的发饰。


illness(病,疾病)
今天又咳出了不少花朵。洁白的草莓花。
是吐花症。
心爱之人的吻……是吗……


Jocund(快乐的)
我心目中的鹤丸先生,一直都在笑着,非常快乐。
现在……为什么要哭呢?
啊啊……弟弟们就拜托您了……
请一定,一定要快乐啊……
一定不要因为我而悲伤啊……


Keepsake(纪念品)
一期带给我的纪念品呢……
嘿嘿,说明他心里还是有我的!
那么以后我就不是单恋啦!
快拆开看看~
额……全是草莓样子的东西……
这个……好像是一百八十多年前流行的东西诶!
据主上说……好像是叫……
情人巧克力?


Lethargac(嗜睡)
一期睡着的样子很可爱呢……
好想咬一口啊……
诶……诶!不行不行!他已经睡了好多天了!我要叫醒他!
“喂!一期!起来了哦?”
“一~期!”
“一期?”
睁开眼睛啊?


Madman/Madness(疯子/疯狂的行为)
“一期~走了走了,出阵去了!”
“一期……帮我内番吧!”
“哇!哈哈哈!怎么样!吓到了吧一期!”
和泉守和堀川走了过去。
“国广,一期已经在前几天的……”
“兼桑,走啦!”
不,一期还在这里哦。
“啪嗒”



Nakedness(裸,赤裸)
啊啊,睡不着啊!
干脆去找一期吧!
诶……不在房间里吗……
会在哪呢……
不知不觉走到了浴室门口。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搞点事吧!
“刷”
“一……期?啊啊啊啊啊对不起我什么也没看见!”
如果忽视掉鼻子上的血迹,倒还可信。
“鹤丸先生?大家都是男人,怕什么?要来一起泡吗?”
也是哦。
“好啊!”
一期,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






依然是短小而不精悍的在下啊…………各位凑合着看吧qwq……视角乱的一批,请原谅……
另外……弱弱地求个关注……(请无视)
—————来自文笔被吃了的辉酱

鹤一期的二十六个字母·1

Abhor(痛恨)
“鹤丸……国永……我……恨你啊……我……好恨好恨你啊……!”
没关系的哦,一期。只要我爱你就够了不是吗?


Baggage(行李)
唔……鹤丸先生的行李……都有些什么呢?看一看也没关系吧?
……………
唔哇!////////


Cake(蛋糕)
可爱的草莓蛋糕,真是美味啊~
嘛嘛,毕竟是一期做出来的,不管怎么样都很好吃啊~


Dagger(匕首)
温热的血液顺着冰冷的刀身流到了地上。
“啪嗒”
“一期,我爱你啊。”鹤丸凑到了他的耳边,“爱到……想杀死你。”


Equable(性情温和的)
一期的性格感觉好温和呢。
对待任何人都彬彬有礼的。
不过,因为这样,感觉有点不好接近啊,某种意义上。


Falchion(刀、剑)
我们是刀剑。
之前是没有思想与感情的。
但是被召唤到这里后,
不知为何萌发了一种被称作“爱”的情绪。


Girlfriend(女朋友)
每次和鹤丸出去吃饭遇到熟人时,他就会搂着我,说一句“这是我女朋友。”





依然是短小而不精悍的在下啊……下面的应该……快了……吧?